又缠上Trump家族,通中西门

又缠上Trump家族,通中西门

问题描述:

  (原标题:通俄门调查还未结束 通中东门又缠上特朗普家族)

“通俄门”事件要演变成“通中东门”?美国媒体披露的最新调查进展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长子小唐纳德2016年大选前曾与来自以色列及海湾国家的代表见面“共商大计”。有分析认为,这一进展不仅为“通俄门”调查提供了一个全新突破口,还表明“通俄门”调查短期内不太可能结案。\n据美国《纽约时报》19日报道,小唐纳德曾在2016年8月3日——即大选日前3个月左右在纽约特朗普大厦与一个小规模代表团进行会谈。代表团中包括3位“可疑人士”:以色列社交媒体专家、以色列“Psy”互联网公司创办人约珥·扎迈勒,代表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王室要员出席本次会谈的班农前同僚、“中东通”乔治·纳德,以及这场会面的组织者、美国现任教育部长德沃斯的弟弟、黑水公司前掌门人埃里克·普林斯。这一事件是否会掀起比“通俄门”更大的风波?

  【环球时报】通俄门事件要演变成通中东门?美国媒体披露的最新调查进展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长子小唐纳德2016年大选前曾与来自以色列及海湾国家的代表见面共商大计。有分析认为,这一进展不仅为通俄门调查提供了一个全新突破口,还表明通俄门调查短期内不太可能结案。

问题回答:

  据美国《纽约时报》19日报道,小唐纳德曾在2016年8月3日——即大选日前3个月左右在纽约特朗普大厦与一个小规模代表团进行会谈。代表团中包括3位可疑人士:以色列社交媒体专家、以色列Psy互联网公司创办人约珥扎迈勒,代表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王室要员出席本次会谈的班农前同僚、中东通乔治纳德,以及这场会面的组织者、美国现任教育部长德沃斯的弟弟、黑水公司前掌门人埃里克普林斯。

回答:据美国《纽约时报》19日报道,特朗普之子曾于美国大选前3个月,在纽约特朗普大厦会见了以色列的社交媒体专家扎迈勒以及沙特阿拉伯、阿联酋王室的代表。扎迈勒提出愿意使用该公司的政治宣传和社交媒体操控技术,帮助特朗普赢得选战,而沙特和阿联酋王室不仅在其间牵线搭桥,还愿意提供资金支持。

  报道称,参与本次会面的人或对特朗普表达支持立场、或为其提供助选策略,力图将他保进白宫,并提前与美国下一届政府的核心圈建立关系。其中,扎迈勒展示了自家网络公司的政治宣传和社交媒体操控能力。据了解,Psy公司雇有多名资深以色列前情报工作者,该公司在本次会面前就已准备好一项运营费用高达数百万美元的社交媒体攻势计划——通过数千个水军账号为特朗普呐喊助威、左右舆论。纳德则表示,当时的阿联酋和沙特两国的王储热切希望能够对特朗普当选总统提供援手,他甚至还直接发出邀约,请小唐纳德前往沙特与王子一叙,不过遭到婉拒。

《纽约时报》不愧为国际大媒体,一篇报道就仿佛使特朗普通中东门,呼之欲出。但是此时《纽约时报》炒作“通中东门”与特朗普团队炒作被奥巴马政府监控一样,都是向对手泼脏水,很难取得铁证。同时,由于美国国内政治的自身特点,也使得“通中东门”很难掀起象“通俄门”那样的惊天巨浪来。图片 1

  《纽约时报》称,目前尚不清楚以色列公司的水军计划是否已经执行,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小唐纳德当时对该计划十分认可。纳德也很快被特朗普团队视为亲密盟友,他此后与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见面频繁。此外,特朗普成功当选后,纳德曾向扎迈勒支付过一笔200万美元的巨额报酬。对于这笔钱款的支付事由以及双方存在何种合作关系,多方说法不一。但据媒体了解,扎迈勒的公司曾为纳德一方提供了一份报告,详尽阐述社交媒体对特朗普此次赢得大选的帮助。

“通中东门”可能存在,但是证据比“通俄门”更难找

《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之子对以色列网络公司提出的干预美国大选的计划非常认可,扎迈勒的公司曾提供了一份报告,详尽阐述社交媒体对特朗普此次赢得大选的帮助,而特朗普当选后,也确实有人向以色列的网络公司支付过一笔200万美元的巨额报酬。

但是早在奥巴马竞选美国总统时,网络媒体的声音就已经成为影响大选的重要因素,到特朗普竞选美国总统时,这一因素更加重要。特朗普能够获胜,与他善于经营推特等社交媒体,是密不可分的。而雇佣网络水军影响网络媒体的舆情是再正常不过的操作手法了,估计不光特朗普,希拉里肯定也采取了同样的竞选手法,只是效果不如特朗普明显吧。

这一案件还不象“通俄门”可能还能找到互联网上遗留的的技术证据。只要特别检察官不能够证明,以色列网络公司与特朗普之间存在金钱交易,就很难在这一问题上给特朗普定罪。图片 2

  据了解,小唐纳德参与的这次会面是美国干预大选丑闻被披露以来,首次出现俄罗斯以外的其他境外势力身影。以色列《国土报》称,扎迈勒此前已接受过穆勒团队的问讯,美国联邦调查局也曾专程前往以色列,到其名下企业摸底。穆勒团队还曾在以色列警方协助下没收过扎迈勒公司的电脑。普林斯也曾被牵涉进特别检察官团队的调查:2017年1月,他曾与俄总统普京的一位亲信在塞舌尔会面。

“通中东门”与“通俄门”案情接近,没有新的噱头

“通中东门”与“通俄门”,案情雷同,都是通过网络技术手段,利用社交媒体干扰美国大选。而以色列、沙特等中东国家与俄罗斯在美国的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现在美国媒体炒作“通中东门”,一则会令美国民众感到审美疲劳,二来可能会冲淡“通俄门”对特朗普的影响,很难引起美国公众和政治家的兴趣。

  上述会面被曝光后,各涉事方迅速发声撇清责任。小唐纳德的律师证实了会面存在,称与会者向小唐纳德推介了
社交平台和市场策略,不过他对此毫无兴趣。扎迈勒和纳德的律师则表示,二人正积极配合调查,但前者的律师否认曾参与特朗普的参选事宜。有媒体认为,特朗普在当选后确实与沙特、阿联酋走得很近;近日还撤出了奥巴马政府签订的伊核协议、与伊朗彻底撕破脸。在一些网友看来,特朗普的政策基本符合上述会面各参与方的利益。不过《纽约时报》称,目前尚无法确定沙特和阿联酋是否对特朗普的选举事宜提供过直接帮助。

美国国内的犹太财团不会允许媒体炒作“通中东门”

“通中东门”很容易让人们联想起特朗普上任之后,对以色列和沙特的友好态度,进而会引起美国社会对特朗普亲以色列政策的讨论和批判,很明显会对以色列造成负面的影响。考虑到,美国国内的犹太财团在美国政治、经济以及媒体领域都拥有,强大的话语权。关于“通中东门”的讨论和炒作很难持续下去,毕竟在美国,最终还是资本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图片 3

随着美国中期选举的临近,接下来美国共和民主两党之间的,争斗会更加激烈,特朗普也许会爆出更多的“门事件”。民主党如此折腾的目的,就是想即使不能把特朗普整死,也要把他整残。图片 4

回答:图片 5

特朗普真是流年不利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是吗?先前弄得特朗普焦头烂额的“通俄门”尚未结案。如今突然又冒出来了一个“通中东门”。正当大家还在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儿子匪夷所思的创造性的使用“F加土耳其国旗”来羞辱土耳其而余兴未消的时候,特朗普的儿子小唐纳德也不甘寂寞,搞出一个“通中东门”来给他老爸添麻烦来了。据美国爆料,小唐纳德在总统大选投票前三个月,在纽约的川普大厦密会了三个特殊人物:扎迈勒(以色列社交媒体专家,psy网络公司创办人),纳得(特朗普高级顾问班农的幕僚,中东通,代表沙特和阿联酋的两位年轻王储),普林斯(现任教育部长的弟弟,黑水公司的前掌门人,也是这次会议的牵线人)。

会议的讨论内容涉及了:

1.使用数千名网络水军帐号操控网民,影响大选。

2.为沙特和阿联酋的两位王储传递支持特朗普和要求与小唐纳德会面的信息。会议目的:争取保送特朗普入主白宫,提前建立与下届美国政府的关系。

小唐纳德的态度:

对扎迈勒的“水军计划”深感兴趣。拒绝了两位中东王储的会面邀请。

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扎迈勒从纳得手中获得了200万美金的酬劳。据以色列透露,扎迈勒也因此受到了“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团队的调查,他们亲赴以色列,在以色列警方的协助下,查封了扎迈勒的办公室,带走了电脑和相关文件。普林斯和纳得同样受到了穆勒团队的调查,特别是普林斯曾经在非洲塞内加尔私会了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亲信”而接受穆勒的亲自质询。

而特朗普上任后的一系列亲以色列举动:退出伊核协议,迁馆耶路撒冷,打击伊朗等等,不竟让人联想是否也许这次“通中东门”会议有关?

无论如何,可以说“通俄门”和“通中东门”,既有独立性,也有关联性。也为通俄门的调查打开了一个新的突破口。对于特朗普来说可谓雪上加霜,穆勒对通俄门的调查又有了“新料”,不会马上结束调查。也就意味着特朗普和共和党期待的在美国中期选举前结束通俄门的调查的愿望已经落空。民主党在未来的中期选举,乃至未来的总统选举中突获打击特朗普和共和党的“炮弹”。至于深受“双门”缠身的特朗普又能如何摆脱厄运,先别说远至两年后的竞选连任是否会受影响,至少目前能够逢凶化吉,避免犯罪指控,是他极力要做的。最后结果如何?我们将拭目以待!

回答:特朗普真是让白宫的门给“挤了”,最好把家里和白宫的所有门都拆了就没事了。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不曾想,三婚的特朗普被人挖地九尺,掀了个底儿掉。眼下,“通俄”的大门尚未关上,“通中东”的大门豁然被打开,而且全都跟他竞选美国总统有关。估计听到这个消息时,特朗普的血压会骤然升高,令他无比痛恨的媒体又要恶心他了,身上的脏水已经渗入肌肤了。

习惯于听风就是雨的特朗普终于尝到了请君入瓮的滋味。不久前,听特蕾莎·梅说,双面间谍斯克里帕尔是被俄罗斯下的毒,毅然决然驱逐俄罗斯60名外交官。没几天,他又听特蕾莎·梅说巴萨尔使用了化武,于是乎再与英法空袭叙利亚,结果都是道听途说、子虚乌有。如今,媒体一而再再而三地揭露出这门那门,不管是确有其事,还是栽赃陷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道理特朗普不应该不懂吧,那就看看你特朗普是怎么证明自己的一身清白的。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特朗普害人又害己的结果必将成为美国历史的笑话。你总是抡起大棒打打这个、敲敲那个,稍有不从便要高高举起。岂不知,这种人最爱遭黑枪,即便你有三头六臂也禁不住机关枪的“突突突”。

回答:《纽约时报》所报道的特朗普在大选之前,接受中东以色列为代表国家的网络助选,美国政界、舆论界已有所反应,但是不是能掀起比“通俄门”更大的风波,还要看美国民主党的攻击需要选择!理论上讲,没有闹大的必要和可能!

图片 6

《纽约时报》的报道,从特朗普身上继“通俄门”和“婚外情”丑闻之后,又揭开了“通中东门”的盖子。《纽约时报》以良好的公信力和权威性,是世界上其它报纸和新闻的消息根源,按照其新闻报道原则,那特朗普“通中东门”极可能是真的。

图片 7

从“通中东门”的性质来说,与“通俄门”相比较有着同腔异调之嫌,“通俄门”已经炒作起来的情况下,再移辙“通中东门”,同样的事件容易分散大众的注意力,淡化对“通俄门”的“火力”密度,对民主党攻击特朗普乃至共和党不利。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相信民主党也是围绕特朗普“通俄门”主线布局,其它各门参考助攻,群起而攻之!

图片 8

从《纽约时报》的性质来说,民主党应该也不会大肆炒作“通中东门”。《纽约时报》虽然不倾向于那个党派,但是其主张民主、自由的政治倾向,却是和民主党的保守主义不谋而合。这对民主党来说,也未见是好事,很容易成为共和党反攻的漏洞。如果缺少《纽约时报》的媒体作用配合,只凭民主党的单打独斗,很难让“通中东门”发酵到比同“通俄门”的程度,故“通中东门”只会作为舆论攻击的助力存在。

图片 9

“通中东门”还有一个取舍点,就是涉及到以色列的问题。不可否认,犹太财阀在美国经济、政治上的影响力之大,也是民主党不可不避讳的,资金上的支持、就业岗位的提供,对执政党来说无比重要,能够以平息“通中东门”事件的影响,来换取犹太财阀的好感或者是支持的话,那民主党就会选举优势大增。

从以上几点表明,“通中东门”只会是民主党辅助攻击手段,这也决定“通中东门”不会大肆发酵!只是随着事态的发展,特朗普或者是共和党肯定还会有把柄被民主党挖掘出来,两党交替执政的特点,早就决定了这一切的出现,是发展的必然。

回答:现在美国政客们谁都应该不会对“通中东门”采取积极态度,因为这关系太大了,且美国不可能傻到现“四面楚歌”的情况下的时候来给自己捅一刀子,“通俄门”是对外,而通“中东门”却实打实的对内,所谓的“通中东门”就是指沙特和以色列,但这俩着实肯定有美国的秘密,沙特在9.11事件中明摆藏着秘而不宣的事,奥巴马时期闹得那么不可开交都不敢往下捅,以色列更是在美国有犹太人团体的庇护,这对美国来说这都绝对算是个超级马蜂窝,足够使人致命,且还能重伤旁观者,但这事若真闹开,风波肯定比“通俄门”大得多得多,这个“宫廷斗”的风险也远远大于“纸牌屋”的剧情,美国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这时爆出“通中东门”也许只是给特朗普最严重的警告而已,特朗普别在中东做得太过了!话又说回来,这事亚根不用查,其儿子女儿女婿等那一个不跟中东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且关系很不一般,可以用“血浓于水”来形容,那明摆还用得着通不通的问题吗?但不防美国有人会借此事来打压一下犹太人势力,在美国犹太人势力太大了,长此以往,美国或“国将不国”的可怕后果可能性较大,或许美国现在已经就是了

回答:这个事情没什么,基本圈内人都知道,也没有什么炒作的必要!中东和以色列干涉美国大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个基本已经纳入了美国的体系内,是上下都知道的事情,把事情闹大了对两党都不好,估计最后就是遮掩过去了,因为没人想把事情闹大做最后不好收拾!

回答:这些通XX门背后都是美国国内斗争的结果。特朗普在美国属于政治“异类”。不是出于政治世家,被“建制派”排除在“圈子”以外。

保守派在不断向特朗普这个“新人”施压,想让这个“愣头青”懂点事。可偏偏特朗普是个不愿意低头的人。不断高调戳“建制派”的痛处。

特朗普试图打破冷战之后与俄罗斯关系。而无疑让美国政坛靠后冷战吃饭的团体非常愤怒,连敌人和目标都没有了,还怎么玩?

打破中东平衡是特朗普又一个对抗保守势力的举措。退出有前总统奥巴马签署的“伊核协议”,无疑挑战了国内“利益团体”,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最为受益的当然是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为代表的海湾国家。

国内势力肯定要做文章了。以国家安全、美国利益是否做利益交易为由,是目前美国国内保守势力能拿出的最佳手段。大义之下到底谁龌龊?特朗普与保守势力的“战斗”还将继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