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学员被放农场,打工子弟校面对拆除与搬迁

数百学员被放农场,打工子弟校面对拆除与搬迁

  昨天上午,朝阳区南皋村京华小学的400余家长与校长争吵近3小时。此前,该校区房东曾通知称该校面临拆迁。家长担心孩子无学可上,向校长讨说法。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称,将协调安排学生在新学校就读。

图片 1
昨日,孙河乡育星园小学大[微博]门紧闭,多名自称乡政府雇用的保安正在维持秩序。新京报记者
卢淑婵 摄

  “刚开学,学校竟然要拆了”,家长苏女士称,京华小学于8月20日招生,每人收取700元学费。8月28日,该校门口贴通知称,学校面临拆迁,本月中旬将停水电,落款人为“房东”。苏女士说,既然学校面临拆迁,校方应及时通知家长,但几天来,校方未发任何通知,“有些家长昨天才知道这事”。

9月7日,北京开学日,背着书包来到朝阳区孙河乡育星园小学的学生们,看到的却是紧闭的校门和一块写有学校关停的告示牌。而学校大部分学生则直接被校车接到附近一所农场中,等待学校与相关部门商谈复学的最终结果。

  昨天上午,记者看到京华小学面积不大,数十名家长代表正在向校长讨说法,另有300多名家长站在操场上作为“后援军”。部分家长情绪激动,几次欲与校长发生肢体冲突,民警为保证校长安全,派多人护送其进出办公室。多数家长认为,既然学校面临拆迁,应归还家长所交的学费。

昨日,孙河乡文教科称因该校无办学许可证,被停止办学。其中在校二至五年级学生返乡建立学籍,并提交在京借读相关证明材料后,可转学至朝阳区百年实验学校就读;今年升入六年级的学生则不予办理转学,须回原籍就读。

  该校袁校长说,京华小学为打工子弟学校,共有四百余名学生。招生时,校方并不知面临拆迁,“房东贴通知后,我才知道要拆迁了”。袁校长说,学校从未收到政府发布的拆迁通知,若政府令学校拆迁,校方肯定会为家长退款。

来报到发现学校已被关停

  昨天下午,记者多次联系房东,对方电话始终无法接通。一名与其熟识的人说,房东已与政府签订拆迁合约,但其不清楚需提前一学期通知学校搬迁。

昨日上午7时许,朝阳区孙河乡下辛堡村育星园小学的孩子们再次被校车接走,但目的地并非学校,而是孙河乡上辛堡农场旁的一处小树林。

  朝阳区崔各庄乡政府表示,该校确实面临拆迁,鉴于家长的担忧和学校对延缓拆迁的申请,政府将派专人协调此事,拆迁公告发布后,教育部门将为该校学生另行安排就读地点,“保证每个孩子都有学上”。朝阳区社会力量办学管理所工作人员证实,待京华小学拆迁,他们将为学生安排就读地点。

在小树林中等了3个多小时后,几百名背着书包的孩子被老师们领进农场,此后被安置在农场内一座破旧的二层小楼中继续等待。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同一时间,育星园小学紧闭的校门外,也有一些背书包的孩子和家长[微博]们在持续等待。10余名自称是乡政府雇用的保安,一直在现场维持秩序。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校门上悬挂着写有“育星园学校已停止办学,不再招生”的红色横幅,门口一块告示牌显示,育星园学校不符合北京市朝阳区中小学办学条件标准,已自行搬离,不再招生办学,各位村民、家长需提前妥善安排好孩子到合法学校入学。通知的落款为孙河乡科教文卫办,时间是今年6月。

多名家长称,他们早已在8月下旬交纳完2400元不等学费,当时学校并未告知要停办,也未收到、看到任何相关的政府通知。

文教科:学校无资质 存安全隐患被关停

昨日,孙河乡文教科回应此事称,育星园小学因没有办学许可证,属非法办学,在校生也无法取得国家承认的学籍号。此外,该校校舍建筑设施、房屋安全、消防、卫生等诸多方面存在安全隐患,属于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不合格学校,因此将停止办学。

文教科称,该情况已于去年年底告知校方。但校方不告知家长,并依然开班招生,这是校方的责任。

对此,育星园小学校长范保成觉得难以理解,学校在此已经办了12年,“要关停学校了,才说校舍、房屋不安全,这就是个借口。”

他称,学校为租用土地后,他们所开工建设,于2003年建成,皆有房屋安全鉴定证明,“这么多年从未发生过任何食品卫生事件”。

“2008年时,政府出台过相关政策,我们的学校当时也在关停之列”,他称,但进行申请后,得到了乡政府和村委会的批准,可以继续办学。并拿出了一份盖有乡、村两级政府公章的申请书。

近日,他就此向乡政府和村里反映,得到的回复是“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现场

数百学生被安置农场内 无课可上

这两日,近500名孩子被学校临时安置在了孙河乡上辛堡农场内的一栋二层小楼中。

农场内被分割成多个不同用途的区块。时不时有货车在场区路上行驶,荡起近半米的扬尘。某汽车售后服务站的西侧,就是学校用来安置孩子们的小院。

小院栅栏锈迹斑斑,院中有晾着的衣服,院内南侧平房里租户养着一条未拴狗链的大型犬,几十根铁棍随意散在地上。院内北侧红色的二层小楼里,传出孩子们的打闹声。

全校6个年级的学生,被分置在了7间屋子中,每个房间各有一位老师看管。

门口纸上写着“三年级”的屋中,没有讲台,没有黑板,课桌摆放得满满当当。共有72名学生挤在这间屋中。

“我们也没办法,本来升入三年级要分成两个班,但现在只好凑合凑合,让这么多人挤在一起了。”一名老师称,教师们也是在9月6日才知道原学校不让进了。

多名刚刚升入三、四、五年级的学生称,他们至今都没有上过课。

育星园学校中午应负责学生的午餐。但老师们称,由于搬来匆忙,食堂还没收拾出来。小楼一层西侧最边的两个小屋中,摆着一个简易的炉灶,食用油、调味品放在一张课桌上,地上堆着茄子、大葱、土豆。昨日中午12点30分,午饭仍未做好。

“孩子们怎么能在这儿上课呢?”小院南侧平房里的一位租户说,该楼已经空置多年,且房屋背后有裂纹。

看管学生的老师称,校长正在找乡里、村里谈,以争取能够让学校继续开办下去。几天之内校长会给她们答复。

范校长的妻子谢女士称,小楼是他们委托朋友找的临时安置所。“都开学了,总不能把这些孩子都耽误了,我们就先找了这么个地方。”

安置

学籍、证明齐全学生可转入公立学校

目前,育星园小学在校生家长可前往下辛堡村村委会进行信息登记。根据昨日部分家长登记后领到的“家长告知书”显示,该校三至五年级学生在9月7日至13日内,返乡建立学籍,由教育部门开具证明,并提交“家长双方在京就业证明;在朝阳区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及暂住证;全家户口簿;以及在户籍地没有监护条件的证明”后,可转学至朝阳区百年实验学校就读。

而今年升入二年级的学生,除需在原籍建立学籍,并由当地学校开具转学证明,还应按《2015年北京市户籍适龄儿童少年在朝阳区接受义务教育证明证件材料审核实施细则》要求,开具在京借读证明,并按朝阳区规定的转学时间和程序办理转学手续。

对于9月升入六年级的学生,告知书显示,根据教育部和北京市学籍管理办法的规定,毕业年级不予办理转入手续。家长需尽快带孩子回原籍就读。

昨日,北京市朝阳区百年实验学校招生办则称,该校为朝阳区教委审批的正规学校,可供随迁打工子女就读。“只要是从育星园学校过来的,各种证件都齐全的学生,我们肯定接纳。”对于分流学生的容纳力问题,百年实验学校招生办称家长不必担心。

闻听这些转学要求,不少家长愁容满面,“时间这么紧,这么多证明和手续哪能办得完”,而除了新学校距离更远,比现在贵了一倍的学费也成为一些家长发愁的事情。

育星园小学于9月升入一年级的学生有120多名,而这120多名一年级新生的去留、入学问题,在朝阳区民办流动人口子女学校规范管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给家长的告知书中,没有任何提及。(见习记者
王佳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